[4]第4章 三寨九洞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4]第4章 三寨九洞

“月儿,你找回了桑家九影枪秘籍的下部。”桑老将军激动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嗯,两个月前得到消息,孙女我可是破了三寨九洞才找到的。”桑锦月点点头。

“边疆一直战事不断,你还有时间去破三寨九洞?”

桑锦程对自己这个妹妹算是服了,两个月前,正是和霨澜国、霁月国打的最激烈的时候啊,而且三寨九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后面有强大背景支持的盗贼窝,每一寨、每一洞的后面都有一个大人物支持着。

“既然知道了当初来我们桑家偷盗的就是三寨九洞的人,怎么着儿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敢打桑家的主意,就要有付出血的代价的准备。”桑锦月小脸冷了下来。

九影枪是桑家传家之枪法,分为上下两部,三年前,桑锦程出事时桑府被盗,其中就丢了这本九影枪秘籍的下部,幸好上下两部不是放在一起的,而不修炼上部,下部根本就是无用的。桑锦月虽然把九影枪练得炉火纯青,但是还不及她大哥桑锦程厉害,毕竟九影枪主要靠力量,女子在这上面就失去了优势,桑锦月胜在出生就开始修炼内功,所以她的内力是三兄妹当中修为最高的。

“月儿,你不会把三寨九洞给灭了吧?”桑老将军眼冒精光,自己这个出手果断,手段层出不穷的孙女可不是个心软的主。

“爷爷,三寨九洞如果被灭了我们早就得到消息了。”桑锦程笑着道。

桑锦月赞赏的看了眼自家大哥,“大哥说的对,那么蠢得事我怎么会干。”

“那你把他们怎么着了?”桑老将军可不相信自家孙女只是单单的拿回了九影枪秘籍。

“男人下了不举药,女人下了长痘药,药效维持时间一年,金银财宝全部搜刮一空。”

端着茶水走进来的雷吉正好听见桑锦月比三寨九洞的人还像土匪的话,差点把手中的托盘给扔出去。

桑锦程手一挥,用内力把雷吉手里的托盘稳住了。

雷吉赶紧道谢:“多谢大公子。”

然后一脸骄傲的神色把茶水给三人斟上,又美滋滋的退了出去,小姐就是厉害啊!

桑锦程温和的笑了笑,“这么丢人的事,难怪三寨九洞什么消息都没传出来。”

桑老将军轻咳了一声,就知道自家孙女不是好惹的,虽然这手段着实有些上不了台面,但是对付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却是最管用的,最重要的是既教训了三寨九洞,又让背后的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憋着。

桑锦月对三寨九洞的事并不怎么在意,又拿出一个羊皮卷递给了桑锦程。

“大哥,这是你的礼物。”

“月儿给大哥也带了礼物?”桑锦程接过桑锦月递来的羊皮卷,展开一看,平静的眼眸一缩。

“这是金大师的手笔?”

桑老将军看着羊皮卷里几十个薄如蝉翼、小巧的黑色铁片站起身,来到桑锦程的轮椅旁,紧紧的盯着这些铁片。

“嗯,给大哥防身用的,这是用玄铁打造的暗器,小巧锋利,我还用毒液浸泡过了,见血封喉。”

解释完,桑锦月又拿出一枚雪白的药丸递到桑锦程的嘴边,“大哥,这是解药,你吃了后就不怕这暗器上的毒了。”

桑锦程丝毫没犹豫的就吃下了桑锦月递来的解药,也没有对她说谢谢之类的客气话,他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谢谢那是对外人才该说的。

“月儿,金大师不是封炉了吗?你怎么请的动他出手的?”桑锦程收起了这些暗器,暗器数目虽然多,却不占什么分量,放进怀里,根本就看不出来。

“谁让他孙子落在我手里了。”

“你绑架了金大师的孙子?”桑老将军胡子都要炸起来了。

“爷爷,你想哪里去了,是他孙子对他的手艺不感兴趣,到是对我的毒术很感兴趣,追着要拜我为师,我的条件就是让他爷爷打造这些暗器。”桑锦月好笑的看了眼紧张的桑老将军。

桑锦月知道爷爷是关心则乱,要不然将军府哪里还能屹立不倒的挺到今天。她在齐云山待了七年,把青云居士最不屑的毒术给练得登峰造极,青云居士一看见她就摇头叹息,这样的天才要是肯跟他学医术,肯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老爷子,宫里来人传旨。”雷吉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祖孙三人互视了一眼,心里都划过一个念头,这么快?桑锦月带上面具起身推着桑锦程的轮椅,跟着爷爷出了院子,雪团自动的跟在桑锦月的身后,三人刚来到将军府的会客正堂就听见一声尖细的声音。

“桑老将军依然老当益壮啊!”

“陈总管这么些年也没什么变化啊!”

桑老将军面色冷然,可是这话听在桑锦月的耳中,让她差点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爷爷这是在暗骂陈总管活的太久了吗?

目光落在手拿拂尘、面色白的吓人的陈总管身上,看他依然带着惯有的笑容,还真看不出来他听没听出爷爷的言外之意。

“已经老咯!”跟桑老将军说着话,可是他的目光却看着桑锦月。

雪团看见他看来的目光顿时不悦的嗷呜了一声,陈总管顿时身子一颤。

“雪团乖!”

桑锦月低头摸了摸雪团的头,雪团安静了下来,可是一双狼眼却还紧紧的盯着陈总管。狼是最敏感的动物,它能清晰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友是敌。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陈总管暗暗的出了口气,稳了稳心神道:“玉面将军载荣归来,皇上今晚在宫中摆宴给将军接风,特命咱家亲自来传口谕,皇上还说了,久未见桑老将军了,叮嘱咱家一定要将桑老将军和大公子一并请去。”

陈总管的语调很是缓慢,这一句句的话说的很是缓慢,将君命不可违的意思清楚明白的传达了过来。

桑锦月没有说话,桑老将军没什么表情的道:“感念圣恩!”

四个字就让陈总管翘起了嘴角,可是刚刚翘起来的嘴角瞥到雪团那冷飕飕的眼神顿时就收了起来,“咱家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雷吉,送陈总管。”桑老将军的声音一出,雷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陈总管的身旁。

他满面笑容的道:“陈总管请。”

陈总管没想到这桑家祖孙连杯茶都不给他喝,连让让的意思都没有,眼里的不悦已经很明显了。

雷吉就当没看见,很热情的把人给送出了将军府,一关上府门,雷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

此时,祖孙三人坐在正堂内谁也没说话,桑锦月坐在椅子上,雪团趴在她的身旁,把下巴搭在她的腿上。

“你们来我书房。”半响,桑老将军打破了三人间的沉寂。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跟着爷爷去了书房。

这将军府里唯一可以放心说话的地方就是老爷子的书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浮世惊华之邪皇谋妻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