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2]第五千五十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132]第五千五十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闻言,钟良颔首道:“你的想法倒是与阴阳关那边不谋而合,不瞒你说,你丁师叔正是因为此事,才会去阴阳战区的,这艘墨族的行宫秘宝,也正是这么缴获来的。”

“那……结果如何?”杨开紧张问道。

钟良黯然摇头:“他与阴阳关那边另外一位八品联手,仅仅只是杀了一些墨族,缴获了这一艘行宫秘宝,至于炼制此物的根源所在,却是一无所获。”

杨开脸色凝重,沉思片刻道:“想打探出那位墨徒的身份,非得深入敌后,见机行事才行,两位师叔这般大张旗鼓地杀将过去,只会打草惊蛇。”

“是啊。”钟良悠悠一叹,“然而墨族那边对这位能炼制行宫秘宝的墨徒必定极为看重,此人的身份在墨族那边都极有可能是机密,寻常墨族根本不可能知晓,想要悄无声息地打探出来,何其艰难,又有何人能担当此任?”

杨开眨眨眼,忽然反应过来,失笑道:“大人招我来此,原来是为了此事?”想了想,接着道:“我可以伪装成墨徒,潜入阴阳战区的墨族腹地,只要小心行事,或许有可能将那人找出来。”

被杨开点破,钟良也不拐弯抹角了,一声叹道:“原本是不打算让你掺和这事,但你丁师叔出手已然失败,除此之外,再无他法了。你也不忙着答应,仔细考虑考虑再做决定不迟。”

杨开摇头道:“两年多前,那墨徒便已炼制出此物,时间拖的越久,他越有可能将这行宫秘宝完善,真到那时候,就算将他找出来也为时已晚,不必考虑了,这任务,弟子接下了。”

钟良神色凝肃:“此行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杨开道:“大人忘了,弟子在来碧落关之前,曾伪装过墨徒与墨族相处了两年时间,对于如何伪装墨徒,再没人比弟子更有经验了。”

顿了顿,杨开道:“再者说,就算弟子失手,出了什么意外,弟子还有空间法则依仗,未必不能化险为夷,再退一步说,真的山穷水尽了也无妨,如今驱墨丹已经炼制成功,族人这边有了对抗墨之力的手段,净化之光也不再是唯一的选择了,综述种种,弟子乃是此行的最好人选。”

言至此处,杨开一抱拳,沉声道:“大人,弟子请命,前往阴阳战区打探消息,望大人恩准。”

钟良神色复杂,面色犹豫不定,好片刻才重重叹息:“难为你了。”

杨开摇头:“古往今来,人族无数强者前仆后继来到这墨之战场,所为无非是三千世界的安定,御强敌于家门之外,一场场战事,哪一个族人不是拼尽了全力,抛洒热血。弟子力所能及,分内之事,自当全力以赴。”

在踏足这墨之战场的第一天,蒙奇便用自己的性命给他上了一课,为了保住那虚空甬道存在的秘密,他不惜自陨而亡,就是怕被再次墨化,暴露了虚空甬道的存在。

那一场场战事,更有无数族人为了抵御墨族,不惜燃烧自己的性命,他们又何尝不是一个个蒙奇?

墨族的行宫秘宝事关重大,真要是让那墨徒将这东西彻底完善了,那这无数年来人族战线的付出和积累便将烟消云散,到时候三千世界都可能毁于旦夕之间。

谁又愿坐视这种灾难发生?

既来到这墨之战场,那便是人族将士的一份子,这种深入敌后打探情报的事,杨开觉得没人能比自己更加合适了。

“大人,弟子还有一事想要请教。”杨开沉声道。

“你说。”

“阴阳关那边可推测过,墨族想要完善这行宫秘宝,大概需要多少年?”

钟良沉吟了一下,道:“阴阳关那边有些推测,如今墨族炼制出来的行宫秘宝不堪大用,估计也就是拿出来试水的,想要将这东西完善,没有百年时间是做不到的,最短也要打个对折,就是五十年,当然,或许需要更长时间,毕竟炼制此物的墨徒,炼器术的造诣提升也是关键,到了他这种层次,炼器造诣的提升可不容易。”

“那就按最短五十年算……”杨开自语一声,“还有回转的余地。大人,在执行任务之前,弟子还有一个要求。”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关内能够满足你的必不会让你失望。”

“我想修行炼器术!”

钟良闻言先是一怔,紧接着眼前一亮:“你是说……”

杨开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更何况,既要打探消息,自然是要对症下药。”

钟良不住地颔首:“还是你们年轻人脑筋转的快,这一点我们这些老家伙倒是不曾想到,此事便依你。”

一炷香后,炼器殿,杨开手持着钟良的手令找到了正在主持炼制一艘队级秘宝的东郭安平,都是老熟人了,当初第一艘驱墨舰就是杨开与东郭安平,樊勋等人折腾出来的,彼此见面自然无需客套。

听闻来意,东郭安平眼角抽了抽:“你要修行炼器术?”

杨开抱拳一礼:“还请东郭前辈指点迷津。”

东郭安平上下打量他,一头雾水:“怎么忽然要修行炼器术了?”

杨开回道:“弟子修为进展太快,不宜过多修行,与钟师叔说了此事,他便让我来修行炼器术了,说是炼器之道对我可能有些帮助。”

东郭安平失笑道:“炼器之道与你修行有什么关系?而且,不是听说你在丹道上颇有造诣吗?修行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怎地不去丹堂,反而跑到这里来了?”

杨开恭顺道:“是钟师叔的意思,弟子也不知。”

墨族那边能炼制行宫秘宝一事暂时是个机密,碧落关这边除了几位军团长和老祖再无他人知晓,免得影响士气。

钟良既没有通知东郭安平,杨开自然也不好多说,反正一推二五六,只说是钟良的命令。

既是钟良的命令,东郭安平也没奈何,将手令还给杨开道:“以前接触过炼器吗?”

“略懂一二。”杨开谦虚的不得了。

东郭安平皱了皱眉,招手道:“你先随我来。”

很快,便带着杨开来到一处炼器室中,指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道:“随便你想炼什么,炼个东西给我看看。”

杨开瞧了一眼那些材料,闷头施为起来。

东郭安平倒是颇有耐心,在旁观望。

数日之后,一柄光滑如镜的长剑新鲜出炉,那长剑剑面光可照人,看着便颇为不凡。

东郭安平却是连翻白眼,以他炼器大师的眼光来看,这长剑除了造型还算不错之外,毫无用处,若非本身材料不俗,恐怕都承受不住虚王境武者的全力一击。

这几日炼器下来,东郭安平算是看明白了,杨开或许略懂一些炼器之道,但根本没有经历过完整系统的学习,一些想法天马行空虽然不错,但炼器手法却是粗鄙不堪。

炼器之道博大精深,杨开这一场炼器,在东郭安平这等大宗师眼中,简直是有碍观瞻,污了眼睛。

“嗯,你等一会。”东郭安平说了一声,神念涌动,也不知是在给谁传讯。

少顷,一个青年急匆匆赶了过来,抱拳一礼:“师尊!”

东郭安平微微颔首,指着杨开道:“这是你杨开杨师弟。”

那人连忙抱拳:“杨师弟。”

又跟杨开介绍来人:“这是我座下六弟子昊!”

“见过柴师兄!”杨开回了一礼。

东郭安平道:“昊,你杨师弟想修行炼器术,日后你要仔细教他。”

昊闻言愕然:“杨师弟想修行炼器术?”

“正是。”杨开点点头。

昊微笑道:“难得杨师弟对炼器之道有兴趣,师兄自当倾囊相授。”

“那就多谢师兄了。”杨开道谢一声。

东郭安平轻咳一声道:“杨开啊,日后你就跟着昊修行炼器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他,老夫那边还有些事要忙,就先走一步。”

这般说着,迅速离去。

杨开与昊一起躬身相送。

待东郭安平离去后,昊才道:“师弟,既要修行炼器术,那师兄需先知道你的炼器造诣才成,不知师弟……”

话没说完,杨开便将一柄长剑横着递了过来。

“这是……”昊不解。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杨开道:“之前东郭前辈让我随便炼个什么东西,这便是我费尽心思炼制的作品了。”

“原来如此!”昊伸手接过长剑,仔细一打量,眼角顿时抽搐起来,总算明白师尊他老人家为何逃也似的跑了。

本以为这位杨师弟在炼器之道上应该有一些造诣,否则不会一来就找神鼎天的大宗师讨教学习。

可如今看了这长剑才知道,在炼器之道上,这位杨师弟恐怕还没入门,莫说师尊他老人家,便是神鼎天随便一个师兄弟拉出来,也甩开他七八条街。

如今师尊将杨师弟交给了自己,这莫不是要自己从头教起?

昊只感觉肩头上沉甸甸的,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武炼巅峰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