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3]第五千五十一章 阴阳关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133]第五千五十一章 阴阳关

昊是个很有耐心的老师,既知道了杨开在炼器术上的水准,自然因材施教,从头教起。

杨开认真学习。

一个学的认真,一个教的细心,倒也相处融洽。

无论是在武道还是丹道上,杨开都展现出不俗的天分,在炼器之道上他的天资却是要差上许多。

好在他如今已有七品开天的修为,而且炼丹与炼器之道在许多地方都有共通性,是以他固然在炼器之道上天资有些不足,但炼器的造诣却是逐步提升。

不过对他这样的情况来说,是无法在炼器之道上走上真正高峰的,待到某一个阶段,他便会遭遇难以逾越的瓶颈,而那个瓶颈所在,便是他此生在炼器之道上成就的极限。

好在杨开也没想要将自己的炼器造诣提升到什么程度,此次完全是为了日后打探消息任务所为,只需有一定的炼器造诣即可。

昊一直搞不明白,杨开为什么忽然对炼器术这么感兴趣,彼此相处下来,他可以感觉到,杨开几乎是如饥似渴,废寝忘食地汲取着炼器之道的种种奥妙,这般用心之下,他在炼器术上的造诣提升倒也极快,毕竟高深修为的底子摆在那,无论干什么都事半功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杨开几乎长居炼器殿,一步不离,甚至为此耽误了自身的修行,好在小乾坤的底蕴因为体内圈养的生灵时刻增加着,比较正常人的修行,也不落下太多。

如此整整十年功夫,直到昊觉得教无可教,杨开这才结束这场特别的修行。

昊教不了了,并非是杨开的炼器造诣已经超过他,而是他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炼器之道倾囊相授,杨开日后能在这条道上走多远,就要看他自己的天分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同样的功法,不同的人,成就也是不一样的。炼器之道跟修行是一样的道理。

而按杨开在道的层次上的划分,十年废寝忘食的苦修,也只是让他在炼器之道上的造诣从勉强入门,提升到登堂入室这第三个层次。

如东郭安平这等大宗师级别的炼器术,在炼器之道上的造诣最起码也是技冠群雄这第七个层次。

也只有到了这个层次,才有本事和资格去炼制行宫秘宝,而如这般大宗师级别的炼器师,放眼整个碧落关也找不出多少。

再比如教导杨开十年功夫的昊,杨开估计他在炼器之道上的造诣应该是融会贯通这第五个层次。

道之提升,越是往后越是艰难,比开天境品阶的提升恐怕都要艰难。

杨开比起昊相差两个层次,比起东郭安平更是相差足足四个大层次,可见其中差距。

有生之年,若是在炼器之道上投入足够多的精力和时间,他或许可以追得上昊眼下的境界,但绝无可能达到东郭安平这种大宗师的级别。这就是天资所限,人力有时穷。

阴阳战区那边的墨徒,已经在研制行宫秘宝了,这般看来,那个墨徒在炼器术上的造诣,距离大宗师恐怕只有一步之遥,按杨开的推算,此刻应该处于第六个层次,出类拔萃。

若是时间足够,杨开更愿意将自己的炼器之道再精进一步,最起码也要达到驾轻就熟这第四个层次。

但他在炼器殿已经耽误了十年功夫,期间钟良多次前来探望,虽然什么都没有说,杨开却能感受到他的心急如焚。

这边拖延的时间越久,墨族那边越有可能将真正的行宫秘宝炼制出来,十年时间确实不短了。

是以当杨开忽然出现在钟良面前的时候,钟良不禁怔了片刻。

不过他很快回神,放下手中一份文案,沉声道:“准备好了?”

“让大人久等!”

钟良缓缓摇头:“此行凶险,你若是不愿去的话,没人会强迫你。”

杨开一笑道:“十年磨剑,就为了这个时候,怎会退缩?”

钟良眼中满是欣慰和赞许:“我人族将士个个如你这般,何愁大业不成?晨曦那边打过招呼了吗?”

杨开摇头道:“不必了,墨族行宫秘宝之事暂时还没对外公开吧?此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好解释,就不打招呼了,更何况,没了我,晨曦也能上阵杀敌,他们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事不宜迟,弟子这便出发前往阴阳关。”

钟良微微颔首:“也好,你随我来吧,那边也几次三番次催促,你再不过去的话,唐秋老匹夫怕是要骂人了。”

这般说着,起身引路而去。

半道上,钟良将一枚玉简递给杨开:“这里面是阴阳关和阴阳战区的一些基本资料,你抽空看看。”

杨开伸手接过,没有立刻查探,先收进了小乾坤中。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一路上,钟良絮絮叨叨,仿佛送儿上战场的老父,言语之中满是对杨开未来处境的担忧。

直让杨开倍感温暖之时也无可奈何。

很快,两人便到了超级空间法阵处,此地有重兵防守,不过既是钟良引人前来,自然痛快放行。

大殿中,巨**阵内,杨开只身而立。

四周十多位七品开天各处大阵一角,大阵一处处阵眼之上,更是摆满了珍贵至极的物资。

每一次开启这超级空间法阵,都会消耗海量的物资,被传送的对象修为越是高深,消耗越多。

这也是各处人族关隘之间固然能够彼此来往,却不常来往的原因,委实是消耗太大。

上次各处人族关隘的八品齐聚碧落关,还是因为驱墨舰之事,封存净化之光非得杨开亲自出手,他们不得不来。

“此物是老祖交与你的信物,上面有老祖亲自留下的印记,到了阴阳关那边,若是有人查问,将此物取出,便能证明你的身份。”钟良又将一块灵玉般的东西交给杨开。

杨开郑重接过。

“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回来!”钟良正色叮嘱,“危机时刻,不要管什么任务了,活着才有希望。”

杨开抱拳:“必幸不辱命!”

钟良点点头,一步退出大阵,朝左右看了看,低声沉喝:“开阵!”

十多位早已准备多时的七品开天立刻催动自身力量,大阵嗡鸣,光芒大亮,布置在一处处阵眼上的珍贵物资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抽空了能量,化成齑粉。

空间扭曲变换,四极震荡之时,天地仿佛崩裂。

少顷,风平浪静。

大阵四周,十多位七品开天个个脸色苍白,气息浮沉,显然消耗巨大,而大阵中央,已没了杨开的身影。

绕是杨开精通空间法则,这一次超远距离的传送也让他有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穿梭在虚空之中,仿佛风中凋零的落叶,随风而动,却不知终将落往何方,这种毫无着落的感觉让人极为不适。

好在不过片刻功夫,这种感觉便抽身而去。

待杨开回过神的时候,人已位于另外一座大阵之中,四周点点光芒徐徐敛去,露出几道站在附近的身影。

几人对视一眼,神念在这一瞬间有所交流,很快便有一人迈步而出,抱拳道:“这位师弟,在下阴阳关景安,敢问师弟来自何处?”

能通过超级空间法阵传送过来的,自然都是人族的关隘,只是他们这些负责镇守法阵的开天境也无法辨别杨开来自哪里,自然是要先问个清楚。

杨开晃了晃脑袋,回复了下精神,确定此处已是阴阳关,便回道:“见过师兄,在下杨开,来自碧落关。”

那景安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师弟来自碧落关?”

“正是!”杨开点头。

景安忙跟同伴道:“快传讯唐秋师叔,就说他等的人来了。”

身边另外一人立刻反应过来,匆忙传讯出去。

景安望着杨开笑道:“杨师弟你可总算是来了,唐师叔一直惦记着你呢,几乎每个月都有传讯过来,询问这边有没有碧落关来人,你要是再不过来,我们几个恐怕都要被撤职了。”

杨开闻言失笑:“这与几位师兄有何干系?”

景安苦笑不迭:“唐师叔可不跟你讲道理,你没来,好像就是我们的错一般,师弟有所不知,咱们几个师兄弟盼着你来可是盼的望眼欲穿啊,如今你总算是来了。”

身旁几人一阵猛点头,表示景安说的对,同时也在好奇地打量杨开,不知唐秋为何一直在等他,可看来看去,杨开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似乎修为也跟他们一样,都只是七品。

而观他们的反应,杨开暗暗猜测净化之光出自自己之手的消息,在阴阳关这边应该被封锁了,所以除了有限的几个人知晓外,其他人是毫不知情的,否则这几人不会只字不提净化之光的事。

杨开的大名在碧落关那边几乎是人尽皆知,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是亲自催动净化之光替那些武者驱除墨之力,想瞒也瞒不住。

放到阴阳关这边就不一样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关内多了四艘驱墨舰,内里封存了净化之光,但这净化之光到底是从哪来的,军团长们可没说过。

武炼巅峰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