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正文 第5章

[5]正文 第5章

“听见没有,把你的脸伸过来!”看到秦朝有些惊愕的目光,这王文坤感觉十分满意,嘴里嚷的也更欢了。他的吐沫星子都飞了出来,差点溅在了秦朝的脸上。

看到王胖子这个嚣张的模样,秦朝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操,老子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啊!”王文坤又拔出了自己的电棍,挥舞起来,大声嚷嚷道,“要么让我扇一下,要么立刻放下你的制服,给我滚蛋!”

看到他这模样,本来想忍让一下的秦朝,终于忍不住又火冒三丈,冷冷地顶嘴道。

“我秦朝有老师,有父母,凭什么轮到你来打?”

“哼,别说是你,就算你妈来了,我也照打不误!”王文坤显然有点嚣张过头了,他也是想维护一下自己在保安处的权利和威严。

但正所谓,骂人不辱及家人,他这骂的很痛快,却让秦朝红了眼睛。此时,仿佛一个野兽般的声音在秦朝的脑海中呼喊。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人是不可能,但揍他丫的肯定是跑不了。秦朝往前踏了一步,他这一脚好像象骑过境,踏在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重响。而地面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把周围的保安都吓了一跳,以为地震来了。

而秦朝同时飞起一掌,扇在了那王文坤痴肥的脸上。这一嘴巴,一点响声都没有,却偏偏把这王胖子二百来斤的大身板,直接给扇飞了出去,顺带撞飞了旁边的一个一人多高的文件柜。

这文件柜沉的很,又是铁打的,平常要四五个保安一起,才能勉强抬动。而王文坤却直接把那柜子给撞到,他自己也横躺在那柜子上,像头快被宰割的猪,疼的哼哼直叫。

“哎呀……杀人啦……”那王文坤嘴里哼哼着,疼的是龇牙咧嘴。他的左脸都肿了起来,说话都直含糊。

把这胖子打飞,秦朝心中那暴力的欲望便渐渐散去。他自己吓了一跳,哇靠,自己怎么把顶头上司给打飞了。

但这秦朝也不傻,知道这时候不能装熊,于是他咳嗽了一声,拔出了那秦玲配发给他的胶皮棍,一棍子拍在了文件柜上,发出一声巨响,把那王文坤吓了一跳,半天不敢出声。

“告诉你,苏妃董事长是老子的朋友。我不怕你告状,你尽管去。但话我撂着,我若是知道你告我的状,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看到那王文坤还有点发傻地样子,秦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灵机一动,又砰地砸了文件柜一下,吓得王胖子一激灵。

“听见了没有!”

“听,听见了……”王胖子连忙说道,然后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眼睛偷偷盯着那秦朝。秦朝假模假样地一挥那胶皮棍,吓得王文坤抱头鼠窜,三步两步就跑出了保安处。

“厉害碍…”周围的保安们环顾了一下,眼睛大亮,然后纷纷坐到秦朝的旁边,对他大拍马屁。

那杨光更是如此,抱着秦朝的大腿,非说以后就跟着他混。

秦朝冷哼一声,这些家伙,还不是以为自己真是苏妃的朋友,才来巴结他。

“这王文坤可是学校的一霸啊!”一个叫做陈鹰扬,面貌有些猥琐地保安,在秦朝旁边,溜须奉承道,“他自持是苏董事长家的远方亲戚,就一直在学校里作威作福。咱们这些当保安的,没少被他欺负埃因为他喜欢拿电棍比划,所以在咱们学校,人们都叫他王电棍。”

这陈鹰扬说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仿佛自己生活在旧社会似的,“而且这王电棍还是个双性恋,经常利用自己的权利,对人家动手动脚的……5555。”

秦朝听到这里,吓了一跳。我勒个去的,王电棍竟然还是个双性恋?他在看到陈鹰扬那又黑又猥琐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嘀咕。重口味啊,重口味。

“秦朝兄弟,我看你也是刚毕业不久吧。”这陈鹰扬摸完眼泪,还一屁股坐在了秦朝旁边,往他的怀里挤了挤。秦朝身上直冒冷汗,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触电似的,连忙往旁边跳了一下,还惹来那陈鹰扬的白眼。

“干嘛,人家身上也没有病毒,干嘛怕成那个样子。”

“呵呵,不好意思,我最近感冒了,怕传染给别人。”秦朝也不想把这保安室的人得罪个遍,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说道。

“哎呀,你早说嘛。”陈鹰扬同志又像个水蛇似的,往这边贴了一下,“秦朝哥哥还真温柔体贴埃没关系,人家也想感冒,你传染给人家好了。”

秦朝的冷汗都能洗澡了,身上这个发麻。而旁边的保安们见状,忍不住都咳嗽起来,以同情地目光,看着秦朝。

正所谓柔能克刚,就算再凶悍的男子汉,也斗不过好伪娘埃

“看什么看什么!”这陈鹰扬翻了个白眼,瞪着那几个保安,骂道,“讨厌,都该干嘛干嘛去!”

被他这么一训斥,这几个保安统统作鸟兽散,各干各的去了。

“额,你说话这么管用?”秦朝不由得惊讶。

“当然,人家是保安队长嘛!”陈鹰扬说着,还给秦朝抛了个媚眼。他那大黑脸,配上这样抚媚的媚眼,简直就是绝杀。

秦朝无语了,就这还保安队长呢。想到他和那王文坤的关系,秦朝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裙带”关系了。

“秦朝哥哥,以后要互相照顾哦。”这陈鹰扬一边和秦朝聊天,一边手还不老实,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秦朝不动声色地往旁边坐了坐,然后问道。“队长,咱们这保安有什么规矩么?”

说着,一指王电棍丢给他的那摞厚厚的文件,道,“真的要把那些全背下来?”

“呸!”陈鹰扬呸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你听他胡说。每个保安进这里之前,都要被他先折磨一番。唉,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为了混口饭吃,难埃”

秦朝看着陈鹰扬的黑脸,忽然想起韩国当年很流行的两本书。《菊花香》和《又闻菊花香》。

“很折磨,的确很折磨。”他打了个冷战,连忙附和道。

“是碍…”陈鹰扬继续说道,“其实这广元学院的保安啊,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做。我们只要明哲保身,平时摆好样子,别惹事,别管事,别犯错。这三别,就是咱们保安的守则。”

“等等!”秦朝一摆手,“这别惹事,别犯错我懂。可这别管事,是怎么说?”

秦朝不太明白,当保安不管事,那还叫保安么?

“哎呀,我的傻哥哥。”这陈鹰扬捏了个兰花指,推了秦朝的脑门一下,“嗔怪”道,“这学校里的学生,都是藏龙卧虎的,你知道哪个学生家背景是多么硬么。万一你管错了,反而给你和学校添麻烦!”

说着,又翻了个白眼,道,“再说了,学校每个月给我4000块,只是让我站岗的,又不是让我拼命的。咱们是保安,又不是警察。”

秦朝终于听明白了,原来学校花钱雇了这么多保安,也就是个花架子,摆摆样子罢了。真到关键的时候,这些保安一个都派不上用常难怪刚才他狂揍王电棍的时候,没一个人愿意上来帮忙。

正当陈鹰扬犹豫着,要不要坐到秦朝怀里,用身体收买这位董事长朋友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众人一看,原来是那漂亮的秦玲秘书,站在那里,看着秦朝一阵冷笑。

“秦朝,你出来一下。”虽说只是董事长秘书,但这小妞的权利,可比这帮保安大多了。她老人家发话,秦朝忙不迟迭地走出门去。

“你行啊,来第一天,就把王电棍给揍了。”这秦玲也白了秦朝一眼,但秦朝不得不说,同样是白眼,这秦玲美女给的,绝对是又酥又麻,如同被人从头到脚按摩了一遍,那叫相当舒服。

而陈鹰扬的白眼……我勒个去,这货不是白眼,是噩梦。

你看秦玲这大腿,这小腰,还有……额,都是深深吸引着秦朝的地方埃

“问你话呢,往哪里看!”秦玲被这色狼看的发毛,忍不住甩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打在了秦朝的木乃伊头上。

“哎呦……”这可是秦朝的伤口啊,好像被锤子磕了一下似的,疼得他直咧嘴。

“哼,让你再乱看。”这秦玲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嘴里仍要强地说道。

“是是是,秦玲大小姐,小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乱看了。不过秦玲姐姐身材真好,嘿嘿……”

“去你的!”秦玲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没个正经的,跟你说正事呢!跟你说,董事长可发火了,你以后注意点。”

“发火?”秦朝一愣,“为什么发火?”

“哼,还不是你自己乱说。”秦玲美女瞥了他一眼,“你打了王电棍也就算了,还叫嚣自己是苏董的朋友。你这不是诋毁董事长嘛,她能不发火?”

“妈的,这王电棍,真的去打小报告了!”秦朝气的火冒三丈,“下次老子看见他,非打死他不可!”

“喂!”秦玲挥起文件夹,手到空中,改了个方向,打在了秦朝的肩膀上,“你这人,怎么跟流氓似的!下次不准乱说了啊,这次就算了。”

“谢谢秦玲姐姐,谢谢秦玲姐姐……”秦朝嘴上连连道谢,心里却再嘀咕。

哼,我是苏妃的朋友,就是诋毁她?总有一天,老子让她也来主动诋毁我一下!

我的美女老师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