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8]第一零六八章 制造三位皇子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1068]第一零六八章 制造三位皇子

这个时候,只能有姜子音亲自出面。

揭发当年见不得光的事是有些令人难言,可在跟儿子将来的幸福相比,过去的事又算的了什么?

当姜子音听了西门靖轩的话后,没有犹豫,马上就决定回宫替西门彻阐明真相。

当然这个真相还是有保留的。

既然事情只关系到西门彻,她便只说出与西门彻有关的那一部分,替先皇替西门痕继续保守着其余的秘密,让朝堂尽可能的平静。

林馨儿在山庄居住的那阵子,就从姜子音口中了解到当年的真相,因为当年姜子音受西门寅胁迫的事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谜,说起话来的时候,便顺口提了出来,而姜子音也没有再隐瞒。

西门靖烈没有生育能力,是姜子音从老太后口中得知的,当时老太后要捧自己的儿子西门靖烈做太子,做皇上,可一国之君若是无后也是要被朝臣弹劾的借口,影响他做皇帝的根基。

当眼见着西门靖烈的太子府里纳进不少姬妾,一个个肚子都没动静的时候,老太后就着可信的太医帮着查了一遍,结果得出太子没有生育能力,老太后一边封住那太医的口,一边费心脑汁的想对策。

最后,选择了比较听话的姜子音,在一天夜里,丢给了她一个男人,如愿让她受孕。

只要太子的女人怀有身孕,就没人会再质疑西门靖烈。

而姜子音又正好生了个儿子,更合老太后心意,虽然这个儿子将来怎样是未知数,但是最起码让皇上看到太子有后了。

至于那个男人,也就是西门彻的生父到底是谁,姜子音不知道,反正那夜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估计是被太后灭口了。

后来,又发生了西门靖烈强

霸了侍女于蓝的事。

结合于蓝留下的遗言说西门痕是她与箫王的儿子推断,当时于蓝出了事后,一定又是老太后在背后捣鬼,将于蓝丢给了被她圈禁的西门季尧,之后便有了怀孕,生下西门痕,做了妃嫔的结果。

至于于蓝怎么假死,怎么又到了西门季尧身边,还有于蓝对西门季尧的感情怕是随着当事人的死成了无解悬案。

再之后,西门寅的母妃不知道怎么知道了秘密,费尽心机的与三王苟

且生下西门寅。老太后明知其中有问题,也故作不知。

这就是全部的大概情形,不过姜子音回到宫中,步入昭和殿,只说是自己当年在太子府的时候行为不端,揽下所有的罪。

原本已经死去的姜子音突然现身,虽然满朝惊目,但众人也很快就接受了,有轩王在,偷偷救下姜子音也并非难事,宫廷里不缺的就是真真假假是是非非。

此事关系到宫廷丑闻,有轩王力压,没人敢宣扬出去。

反正姜子音已经脱离皇家,死后也入不了皇陵,对于一个名义上已经“死”的人,众臣也无法太过追究。

不过西门彻不可能继续代替西门痕主持朝政,至于平王的封号为免有人借题发挥,还是暂且保留下来。

这样一来,依瑶就不能恢复公主的身份。

对此,依瑶无所谓,只要解除了她与西门彻之间的障碍,其他的都不是什么事,何况她也从来没有想着做什么公主。

不过,突然西门靖轩成了她的大哥,这种关系还是觉得有些微妙。

“忙了一天,正好在宫里,我们去看看皇上吧。”林馨儿提议。

说起来,西门痕还是她表哥,想想曾经跟他打趣,这关系也是微妙的。

于是,西门靖轩让依瑶与西门彻先带姜子音秘密返回平王府,自己与林馨儿一起去锦阳宫。

如果西门痕没有康复,以后有的是时间让西门靖轩留在宫里。西门彻无权过问朝事,就只有他出面坐镇昭和殿。

“不好啦,不好啦!”

刚离开昭和殿,锦阳宫就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不好啦,不好啦!”

刚离开昭和殿,锦阳宫就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发生什么事?”林馨儿拦住小桂子公公。

“轩王,王妃,不好啦!”小桂子大喘着粗气道,“皇上要杀小殿下,幸好被贵妃娘娘拼力救下,您快去看看吧!”

“皇上醒了?”

自从西门靖轩去了趟海外,之前在宫里留下的暗线渐渐的都收走了,已经决定将江山都交给西门痕掌管,也就该一点点的放手。

这个时候,他在宫里掌控的消息弱了许多。

“是,醒了,一醒来就要杀小殿下!”小桂子公公道。

不敢停留,西门靖轩与林馨儿迅速赶往锦阳宫。

锦阳宫外,有个老太监刚被人架走,听人说,当时皇上对小皇子出手的时候,这个老太监拼力保护小皇子,以至于自己受了很重的伤。

从老太监身边匆匆掠过,二人进了锦阳宫,只见芷棋紧紧的搂着西门显楚,西门痕刚被人抬放到龙榻上。

地上一把长剑,染红了血。

林馨儿先帮西门痕查看,“脉象波动的很厉害,言秋之前说的心脉上的淤毒好像是化开了,不过有迅速向体内蔓延的迹象,我先帮着控制一下。”

说着,林馨儿就开始对西门痕采取从冷言秋那里学到的急救办法。

“怎么回事?”西门靖轩走到芷棋与西门显楚跟前。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进锦阳宫就见皇上持剑要杀楚儿,幸好那个文渊阁的周公公来给楚儿送书,替楚儿挡了两剑,否则……”芷棋搂着怀中瑟瑟发抖的西门显楚说不下去了。

西门显楚此时是真的害怕,本来他听冷冽的话,将解药偷偷的喂给西门痕吃,想要等着父皇醒来,跟父皇好好的说说话。

他要给西门痕喂药,要跟他私下谈话,提前便将跟前待命的宫人支到殿外,只说想独自陪陪重病的父皇。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父子之情,每个人都懂,也就没什么疑虑,纷纷遵命退下。

结果,西门痕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西门显楚,便大呼道,“朕要杀了你!”

不由分说拔下墙上的龙剑朝西门显楚刺去。

王爷,别过分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