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第一零六七章 身世逆转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1067]第一零六七章 身世逆转

这位大臣的话得到众人的附和,顾倾城站在一边,也无话可说。

他相信,既然林馨儿能出现站在这个位置,就肯定是有底气的。

“依瑶确实是轩王的妹妹,本王妃也是刚刚知道。”林馨儿看了眼依瑶,没有跟众臣有任何争论,直接报出答案。

“不可能!”西门彻的手啪的拍在面前的案几上。

“事实假不了。”林馨儿淡淡的道,“本王妃与轩王也不曾想过一直寻找的人就在身边,还与本王妃一场姐妹,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什么天意弄人,明明就是个玩笑!本王不信!”西门彻绕过案几,朝依瑶大步走去,一把握住依瑶的左手臂,另一只手探上那个特定的地方。

这条光滑的手臂他抚摸过无数次,从没有发现过什么异常,这一次他要亲自查看,就不信还能摸出什么梅花记存在的痕迹!

可是……

西门彻的掌心停在依瑶的胳膊上,像是僵硬的黏住了一般,再难移开。

“彻,是真的,我才是,慕妃死的冤。”依瑶对西门彻挤出一个笑容,低声道。

“两个人都有梅花记,凭什么是你?”西门彻的手指僵硬的弯曲,紧紧握住依瑶的胳膊。

“有楚一天的证明,乌墨海也是能肯定这一点,所以这个时候月华国的细作才散发出这样的传闻。”林馨儿道。

这个时候,就算有人听懂了关于冷慕然的事,也无所谓,毕竟现在担上这件事的是依瑶。

只是实在为冷慕然惋惜。

如果她能够稍缓和一些,结果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还有水月宫主的心。”依瑶轻声补充了一句。

夏语冰能养误以为是林大夫人女儿的林馨儿,自然也会养如太妃的女儿,一直没有动自己,大概也是知道她跟西门彻走在一起的缘故,一直在等着他们成婚之后的一天吧。

临死,夏语冰在子母蛊的逼迫下承认了对馨儿的伤害,可却留下了她这个秘密,夏语冰对如太妃的恨不仅没有消散,反而在死前进一步提升到了一个高度。

夏语冰撕心裂肺的高呼那句,“孟如,你害的我好惨!”在依瑶脑中不断的回响,那是她对孟如全部恨意的迸发。

“不,不是你,不是你!”西门彻紧握着依瑶的手臂,身子跟着踉跄的摇摆。

“其实,这也没什么。”林馨儿接着一句话无疑招来众臣异样的眼神,齐齐的射向她。

“轩王妃,出言慎重!”有人提醒。

就算轩王对她极其宠爱,也得看清她此时所站的位置是昭和殿!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这桩丑事无人知晓也就罢了,既然大家都知道,就不能让这样的丑事再存在下去,还好二人还未诞下孽子,否则才是最大的难题。

“依瑶是当年遗失的小公主没错,但平王并非先皇亲生子,二人绝无半点血缘关系,更别说什么姑侄。”

林馨儿的话如同再次激起千层浪。

“轩王妃,话不可乱讲!”

皇家血脉岂能说否认就能否认的?若是红口白牙能断定了一个人的出身,他们还会说自己也是皇族。

“本王妃站在这里,就是有足够底气,能够为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林馨儿凌冽的目光扫向众臣。

在浑然天成的气势逼迫下,众臣安静下来,等待林馨儿的下文。

“本王真的不是父皇的儿子?”西门彻没有因为林馨儿否认了他的出身而恼怒,反而还急切的想印证了这个答案。

既然依瑶是小公主无法反驳,那么就来反驳他的皇子身份吧!

“不是。”林馨儿肯定的道。

所有的真相,在她住在山庄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知道了。

她以为有些秘密能够永远的保守下去,还西门家一个安宁,结果发生了依瑶的事,有些话她就只能说破。

西门靖轩没有进宫,相信他一定是急着赶往山庄拿证据去了。

“还记得陈太医的死吗?”林馨儿问。

“给西门寅治病的陈太医?”西门彻记得。

就是因为陈太医的死说是他母后做的,才将他的母后下入冷宫,当时他还恼恨过母后。

“对,陈太医是西门寅杀的,结果却是皇后娘娘认了罪,知道为什么吗?”林馨儿问。

“跟我的出身有关?”

“没错。”林馨儿点点头,“因为西门寅知道你并非是先皇的亲生子,拿来要挟皇后,皇后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为了保你无事,所以含冤给西门寅做了替罪羊。”

这就是当初姜子音死死紧守的秘密。

西门彻,西门痕,西门寅,三个皇子,谁也不是西门靖烈亲生的,因为西门靖烈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

因为他们三个都是冒牌皇子,所以相互牵制相互保密。

之前西门痕怕西门寅临死拉着他下水,为了自保,才在他危难的时候救了他一把,而且之后虽然杀死了西门寅,也依旧保守着西门寅已死的秘密,就是要让西门寅留下的知情人误以为他们的主子没死,还有以皇子的身份行事的机会,没到鱼死网破的时候。

而当初,西门靖烈被西门寅俘获,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才颓废的失去斗志,生了退位之心。

三个儿子没有一个是他的,那是多么大的笑话!他守的江山最后又留给了谁?

再当初,西门痕为芷棋被下入掖庭轩受刑,西门靖烈很快就下了那道圣旨,也是因为怀有这样的恨,反正是别人的野种,没有找借口杀掉已经是心慈,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好在之后,西门寅为了拥有正统皇子的身份,没有对外泄密,西门靖轩也故作不知,替他留下几分颜面,西门痕不想惹祸上身,也就顺水推舟悄无声息的继了位。

要是没有依瑶的事,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埋葬在历史之中,可人愿不如天算。

“轩王妃,姜后已死,空口无凭,这般也有诋毁先皇之嫌疑。”有人当即对林馨儿的话提出质疑。

“你们以为本王妃会犯这样的错误?”林馨儿淡定的反问。

“莫不是证据都在轩王手中?”顾倾城问。

事发这么久,只有林馨儿出现,没见轩王,本身就有违平常。

“轩王很快就会将最关键的证人带来。”林馨儿望向昭和殿外……

王爷,别过分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