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宋府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1]第一章宋府

第一章宋府

宋夫人的宅院一向安静,从来都没有这般混乱的时刻。

此时宋大人正焦急的站立在屋外,手指不自觉的来回摩挲着。

来回慢慢的踱着步子,眉眼间的焦虑挡都挡不住,此时全府的人几乎都集聚在了宋夫人的宅院外。

老太爷被下人们搀扶着而来,只见他颤巍巍的,右手拄着一副龙头拐杖,虽年迈可是仍然着急的迈着步子。

“爹,你怎么来了?”此时宋大人的额头上已经汗涔涔了,都来不及擦,急忙问道。

“宗波,怎么还没有生产么?”老太爷话语里止不住的颤抖。

真不知道宋家宋夫人怀着的这个胎到底是个什么胎啊。

只见宋夫人怀胎已经三年有余,早就过了正常孩童生产的年纪,可是今日宋夫人游园观花的时候突然腹痛。

急忙唤来了稳婆,从早上开始肚子就开始闹腾,屋子里时不时的传来宋夫人痛苦的喊叫声。

一声一声,想是用尽了力气,此时显得更加的凄厉不止。

“爹......”

宋大人一副踌躇不安的样子,内人产子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可是时至今日,却也看不出到底高兴在哪里?

还是个远到的游方僧人看了宋夫人的胎位,算了一卦。

“大人,要不咱们还是......”站立在旁边的管家发话了。

只见他看着宋大人,眼里止不住害怕,还是哆哆嗦嗦的说着:“那个游方僧人......”

宋大人一听这话,急忙对着管家喊道:“快快,将大师留下的灵符速速拿来。”

这才想起大师预言的今日夫人必会临产,待临产时将符字贴满院子,必可保夫人平安。

他现在不称那人为游方僧人,称他为大师,或者将他当成救命的稻草般,若是母子平安即使要他现在的命他亦是舍得的。

众人听他这样说,急忙去拿游方僧人留下的符。

只见那符用黄纸包着,包袱上还残存着血渍,似乎是黑狗血,而众人接触那包袱时一声巨响差点炸坏来取它的仆人们。

而更加诡异的是,那些符似阵阵列队的模样似的,转成一个圆圈盘旋在宋府上空。

待到它们到宋夫人的外院时,那些符似乎像自动长了脚似的,一个个呼儿嗨啊的发出咿咿呀呀听不懂的声音。

叽叽咕咕的吓了众人一跳,天空越来越阴暗了,月亮似乎已经被大大的黑云笼罩,就在众人还惊魂未定的时候。

那些符一瞬间便全部贴在了宋夫人的外院墙上,此时里间宋夫人的喊声更加的凄惨。

而那些符却都瞬间静止不动了。

宋宗波知道此时稳定人心最重要,大喝一声。

他素来是文人,这一声喊让本来诡异的气氛更加添上了几分颜色:“可见大师果然是高人,大家都不要怕。”

众人听了宋大人如此说,才各个佩服那个游方僧人来,便站立在原地不动。

可心里直犯怵,一个劲儿的心里直??拢?械亩寄蚴?丝阕樱?还赡蛏?洞?矗?墒撬?膊桓叶嗨狄痪浠啊

此时宋宗波的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因为此时他夫人的呼喊声比刚才更加的痛苦。

他使命的握紧自己的手,变成抱拳的模样,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挤出血来。

而在宋府大门外,一群人马正朝着宋府奔来,络绎不绝的马蹄声搅得整个宋安府不得安宁,可是家家户户都是家门紧闭。

尽管有些家里人还未入睡,可是也止不住的浑身打颤,有的使命的拿棉花塞住耳朵,有的使命的拿头撞墙以图可以打晕自己。

今夜对宋安府的居民而言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宋安府一向安宁无事,也不知是从何时起人人谈宋安府色变。

这几个月以来,宋安府大大小小发生了好几桩案子,死者的死状都格外的凄惨。

东村的王麻子死于井中,尸体被捞上来时内脏已经被掏空了,浑身上下被无数的蚂蚁爬着,尸体似乎都快要被蚂蚁给啃光了似的。

北村的陈六死于田间,尸体倒是无任何的异样,只是在村民掩埋他的时候。

只见他发红的眼,焦黑的发还有紫色的牙齿使命的咬上了抱起他的村民,生生的咬下了那村民的一大片肉来,而那个村民也无辜丧命。

南村那个魏二更是死状惨烈,他是生生的被狗咬碎了心脏。

村里发现时狗的嘴里还咬着他残破的心脏,狗嘴里还流着血,就在村里人拿刀要杀死那只狗时。

只见他嗷嗷了两声便一直站立着不动,众人也不知道那狗是突然得了疾病还是什么。

这么多天,那狗的尸体也没有腐败,而且一直安安静静的站立着,嘴角的血还是那副新鲜的样子。

众人观察魏二尸体的时候,只见他的躯体已经被狗大部分咬破了。

就连左手下的罐骨都赫然可见只是他的尸体被挂在了树上,还是村头那棵老歪脖子树。

西村那个赖狗子倒是没有多么惨烈的样子,只是他像那只狗一样,嘴里流着血。

安静的坐在他的房间里,尸体经过这些天也没有任何腐败的迹象,只是在他脚下留下了一句话:“靠近三步者死。”

那着急帮忙的村民有个没注意这些字样的,生生靠近赖狗子的时候。

只听见一声尖叫声,瞬间便化成了一滩血水,地上还残存着尸骸,那白色的骨,血色的水,更加令村民闻风丧胆。

而过了几天众人发现赖狗子的尸体被不知从哪里来的金子包裹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可如今村民丝毫都不敢靠近赖狗子三步,那血迹如发红的眼恶狠狠的盯着前来的人们,越发的诡异。

而每到午夜时分,家家户户更是苦不堪言。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每夜午夜里就会传来凄厉的哭泣声,似乎都是男声,村民怕事,忙烧些纸钱给这些莫名惨死的人们。

宋安府东南西北村各死一人的消息自然早早的便报到了宋大人这里。

这宋大人也是刚刚赴宋安府上任,廉洁清明,本来希望着趁这个档口好做些政绩。

好升官,可没成想自他到了宋安府便出了这种事。即使是一片爱民之心,也难防悠悠之口。

一时间宋安府人说什么的人都有,只是畏惧官差的身份,各个都是不敢言语。宋大人当这个官也是格外的辛苦,心酸,还无处可说。

此时宋府门外一架高大的黑色轿子在天空中飞着,此时的天空更趁的轿子似若隐若现般,扶着轿子的四个人身手极好,只见他们御风而行。

脚下时不时的变换阵法,左边的人往右边踢,右边的人往左边踢,来回各数次,直直的停立在宋府上空。

只见抬轿的男子们顺势跪下俯身,他们似乎可以静止在空中似的。

而前头左边那个张开口说话了,态度格外的恭敬,只见他扫一眼道路上携着刀剑而来的黑甲战队。

所谓黑甲战队就是一些穿了黑色铠甲,手持刀剑,迈着有节奏的步子,迅速的朝着宋府而来的士兵们。

他大概扫一眼,淡蓝色的眼睛透露出狗一样的警觉,依然直起腰杆,低声说着:“妖后,黑甲战队已到。”

接着又低头俯身,耳朵似大圆盘,直直的伸长,而旁边的三人一直是跪着的样子。

风吹动轿子的帘子,不知是轿子里的人揭开了帘子还是风力的吹动。

从轿子中直直地走出一个身穿一身黑衣,眉眼间也尽是黑色,嘴唇却是大红色,两边的腮红异样的妖美,脸色异常纯白浑身没有任何血色的女子。

她的黑色大眼珠似万丈深渊似的,远远望去竟看不清她那双黑色的在月光下黑的发亮的眼睛。

只见她慢慢的走出去,踩在抬轿人的手掌上,那抬轿人的手瞬间便冒出白色的浓烟,可是他们四人依然浑然不动,仿佛不曾发生任何事情似的。

伴随着那些黑甲战队的到来,他们看到依然耸立在空中的妖后,各个都俯下身来。

将手掌张开伏在地上,刀剑便顺势搁在他们右侧,各个有条不紊,不曾出现任何的一丝混乱。

“参见妖后”一阵浑厚的声音传来,那些士兵脸上都是一副敬畏的表情,丝毫不敢朝着空中看。

而那个妖后淡淡的动着眼珠看着,头不转,只是眼睛转着,而且她亦可以看到后侧,可以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妖女宋姬传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