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欺负到她头上来,找死!

[16]欺负到她头上来,找死!

左离风静静的站在房檐上,深邃的黑眸凝望着太阳,刺目的光线为所有人镀上了一层金光。

“呵。”他似是自嘲的笑了笑,双手环抱在前胸。

那道窈窕的紫色倩影在他脑海中反复出现。

“白泽大人,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战争?”他不解地问道。

“本殿不喜欢战争,可是战争,却总喜欢缠着本殿。”这是她当年跟他说过的第一句话,眉目之间尽是淡漠,给出的答案也是模棱两可,让人捉摸不透。

是啊,位高权重者,总是身不由己地参加战争,不论生死,不是吗?

而白泽像是看穿了他,淡淡道,“生?死?那又如何?本殿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证明本殿还生还吗?本殿不怕死,但是却不能死,为了我狐族子民们,只要狐族没有灭亡,本殿就必须活着。”

那是一个对世事都淡漠以对的女子,除了主子,她不会对任何人展开笑颜。

回到玉家的苏狐狐打了个喷嚏,美滋滋地想着,会不会是主人想我了?哼,还算有点良心!

苏颜早就预测到苏狐狐今天会回来,所以蹬着两条小短腿,帮柳思烟盖上被子之后,在门口东张西望。

“回来了?”苏狐狐赌气似的撅着小嘴。

苏颜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调侃着问,“乖,生气了?”

苏狐狐干脆不理她,冷哼一声,“哼,现在知道回来了?你跑去哪里找小姑娘了!”

哎哟,听这语气,八成是真生气了,苏颜暗暗想着,一下子把苏狐狐这个小傲娇给抱起来,“狐狐乖,不要生气嘛~我错了。”某人直接开启了卖萌撒娇打滚无底线模式。

苏狐狐也是个心软的,小爪子一挥,“原谅你了。”

苏颜一听立马喜笑颜开,直接在苏狐狐粉嫩嫩的小脸上吧唧一口,撒着欢蹂躏着苏狐狐的小脑袋。

苏狐狐整齐的发髻被这么一蹂躏,变得很是凌乱,像刚被强暴了似的。

“狐狐丫头回来了?过来吃饭吧!”玉辰逸听见了两人的谈话声,温和的吆喝一声。

苏狐狐撒着蹄子就跑去吃饭了,只有苏颜才知道,这货可是一个地道的吃货啊。

“玉叔,我去把玉姨叫起来吧。”苏颜和颜悦色地说。

玉辰逸点点头,顺便一样样把饭菜放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昔日里温文尔雅的面容此时带上了点点忧心。

苏颜迈着两条小短腿进了屋子里,轻声吆喝道,“玉姨,起来吃点东西吧。”

柳思烟慢慢睁开了充满柔情的秋瞳,轻笑的摸着苏颜的头,“你先和你玉叔吃吧,玉姨不饿。”

她一听就不乐意了,“玉姨,就吃点嘛,你饿着了阿素会心疼的。”苏颜拿着小脑袋蹭着柳思烟的脸。

及腰的墨发青丝上带着缕缕幽香扑面而来,柳思烟柔柔笑着,“好,玉姨吃。”

柳思烟随着苏颜来到正厅,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菜式很寡淡,只有白粥,馒头,外加一小碟咸菜而已。

苏颜蹙着眉,看着柳思烟一副风一吹就倒的娇弱模样,红唇抿成了一条线,张了张口,也没说什么,拿了个小马扎坐下,拿了个馒头,盛了碗白粥,优雅地吃着,仿佛什么饭菜都能吃出山珍海味的感觉。

眼见着气氛有点不对,苏颜问出了困惑已久的问题,“玉叔,为什么没看见小青竹?”

玉辰逸愣了愣,一只手握拳掩唇咳嗽了下,严肃道,“阿素,这件事和你无关,你不要插进来,他们是你对付不了的角色......”

她无声笑着,眨着眼睛,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的灵力波动还在三阶魔法师,纵使十三岁的三阶魔法师很厉害,但是依然是三阶魔法师,这是无法否认的,所以玉辰逸才敢这么肯定。

“只要我想,天下间便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情,因为,我是苏颜。”苏颜在这一刻就袒露了身份,看着玉辰逸和柳思烟惊讶的眼神,她勾唇一笑。

“阿素,你是苏家的苏颜?”柳思烟忍不住开口道,似水的眼眸上下打量着苏颜。

“嗯,玉姨似乎不是很惊讶?”苏颜直视着柳思烟,淡淡一笑。

玉辰逸似乎早就料到了,拿起眼前的劣质茶杯轻抿了口茶,淡淡道,“我和你玉姨,早就猜到你并非寻常人了。”

苏颜托着腮,似笑非笑的望着眼前这个儒雅的男人。

岁月似乎对他格外眷恋,即使年入四十,那俊朗的棱角依旧没有被磨平,布满沧桑的眼眸,让他看起来你一般的年轻男子更多了几分不同的魅力。

虽然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依旧遮不住贵气,硬朗的胸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再转头看向柳思烟。

传言说柳思烟出自富商家,但她依旧不相信。

柳思烟举手投足间皆是大家闺秀的风范,眉目柔媚,对待任何人都是极其温柔,手上几乎没有老茧,一看就是从小被娇生惯养长大的。

苏颜眯着眼,忽而畅快一笑,“玉叔和玉姨,也不是寻常人。”她试探着道。

“何以见得?”玉辰逸眼底暗光一闪,指腹摩挲着茶杯的边缘。

“不过是一点不成熟的推断罢了,玉叔还不如告诉我,小青竹哪里去了?”苏颜直视着玉辰逸的眼睛。

“竹儿,竹儿他......被魔焰门的人盯上了......”柳思烟泫然欲泣,不禁以手掩唇轻咳了几声。

魔焰门?好一个魔焰门啊!苏颜眼神飘忽,将指甲嵌进了肉里,渗出殷红的血丝。

要是她没记错,当初正是在什么魔焰门的测试中重生,而夏魔,似乎就是魔焰门的护法?

“魔焰门,很好,很好......”她真佩服魔焰门的人有这个胆量,敢欺负到她头上来,公开抢人,找死!

苏颜干脆连饭也不吃了,拉起苏狐狐就往门外走,顺带回头问一句,“狐狐,你把夏魔弄哪里去了?”

“咳,这个问题,你还是问火渊吧。”苏狐狐心虚地低下头,哆哆嗦嗦的说。

苏颜也没时间跟她计较,神识联系了火渊,开口就问,“火渊,夏魔呢?”

神识另一边传来火渊的声音,“哦,那个小女娃?在我这呢。”懒懒散散的,好不快活。

“限你一炷香的时间,马上给我滚过来,带上夏魔,否则,后果自负。”苏颜冷冰冰的切断了神识联系。

过了片刻,火渊揪着夏魔的衣领,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

“咳咳,小丫头......啊不,主人,你要的夏魔。”火渊谄媚地道,小心翼翼的盯着脸色不是很好的苏颜。

“你过的倒是很快活啊。”苏颜半眯着眼睛,轻轻接过夏魔。

火渊这货求生欲还是很强的,闻言缩了缩脖子,狂傲的小脸挤出一个软萌软萌的笑容,奶声奶气的甜腻腻道,“我的亲亲主人,哪有的事儿,渊渊每天想您想的茶不思饭不想,怎么会丢下您一个人快活呢?”他面不改色的拍着马屁,小脸上尽是讨好。

苏颜冷哼一声,伸手捏了捏夏魔的脸蛋。

咦?手感好像不错,软软的,嫩嫩的,像要掐出水一样。

夏魔不满的盯着苏颜,软萌的奶音嘟囔着说,“美人姐姐姐姐是坏人......美人姐姐是坏人,魔魔的脸好疼!”

胖乎乎的小手扒拉着纤细的手腕,小脚丫踢了两下,湿漉漉的杏眸里满是责备。

柳思烟看着眼前这两个软萌的小奶娃,心里简直都要化了,忍不住抱起满脸讨好的缩小版火渊大爷。

“唔......人类,快放爷下来!”火渊立马就不乐意了,炸毛的对着柳思烟道。

可是他越是炸毛,柳思烟的母性就爆发的越厉害。

别说她已经是有过孩子的妇女,就算是一个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见到了火渊都会忍不住蹂躏一番的。

火渊绝壁没想到,他那炸毛的表情配上这一副狂傲软萌的小脸,到底有多可爱,多让那些女子兽性大发,忍不住抱在怀里蹂躏。

噗!哈哈哈哈!原来火渊被蹂躏的时候这么搞笑!她简直都想连声叫好了有木有!

苏颜的内心有一个邪恶的小人儿在叉腰狂笑。

苏狐狐当然不会放弃这样适合嘲笑他的机会,调侃着说,“火渊,你继续拽啊,本殿看你还怎么装大爷。”

语落,她笑眯眯的拍了拍火渊的脑袋。

结果,火渊气的差点现出原型,怒气冲冲的盯着苏狐狐,一记又一记眼刀子狠狠的剜着苏狐狐。

苏狐狐摸着鼻子,她坚信,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这些年来绝对死了数万次不止。

夏魔湿漉漉的眼睛流露出一抹“我懂的”小眼神。

哼!她就知道,火渊哥哥是在跟狐狐姐姐打情骂俏,而且火渊哥哥还是被欺负的那一方,不然怎么都不敢跟狐狐姐姐反驳?

分析到这里,夏魔骄傲的挺了挺小胸脯,自豪的小眼神简直要飞到天上!

她绝对是数百年来最聪明的小奶娃!她以此为傲!!

从今往后,夏魔每次看火渊和苏狐狐这俩货吵架,就下意识认为是打情骂俏,从此眼神不复纯洁,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还特么的一去不回……

Ps:书友们,我是抹茶m无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邪神特工,逆天神医小狂妃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